<address id="fjtp9"><listing id="fjtp9"><menuitem id="fjtp9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<sub id="fjtp9"><listing id="fjtp9"></listing></sub>

    <address id="fjtp9"></address>

<sub id="fjtp9"><dfn id="fjtp9"><mark id="fjtp9"></mark></dfn></sub>
<address id="fjtp9"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fjtp9"><listing id="fjtp9"><menuitem id="fjtp9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fjtp9"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fjtp9"><dfn id="fjtp9"><mark id="fjtp9"></mark></dfn></address>
    中鋼協“兩會”提案一年后:鋼鐵行業不再列入“兩高一資”
      來源:經濟觀察報 發布時間:2021年03月18日 點擊數:

      2021年3月15日,經濟觀察網記者從中國鋼鐵工業協會(簡稱“中鋼協”)確認,鋼鐵行業不再列入“兩高一資”行業。

      2020年兩會期間,全國政協委員、中鋼協黨委書記、執行會長何文波遞交了一份《關于將鋼鐵行業移出“兩高一資”目錄》的提案,該提案建議將鋼鐵行業移出“兩高一資”產業目錄,同時鋼鐵產品不再列入“兩高一資”產品目錄。此后,經濟觀察報曾就此對采訪了何文波并進行了報道。

      “兩高一資”即具有“高耗能、高污染和資源性”特點的產業和產品,其在出口退稅、環保、財政、融資、投資等諸多方面會受到一系列限制,相關限制性政策“兩高一資”說法出現后的多年間不斷加碼,以此抑制相關產業的過快發展。

      不過,中國鋼鐵行業經歷十余年的發展,在能耗和環保兩項指標上都發生了顯著的改變。中鋼協認為,鋼鐵產業不應被當作另類受到“歧視”,而應同其他產業一道被同等對待,享受相關普惠政策的支持,這也有利于行業未來的持續進步。

      僅從冶煉這一環節看,鋼鐵產業能耗如今已經大幅下降,環保標準大幅提高。中鋼協向經濟觀察報表示,國內長流程的噸鋼綜合能耗已處于世界鋼鐵業先進行列(有的鋼企已處于世界領先水平),短流程規模呈逐步增長態勢,并將替代部分長流程。

      根據中鋼協向經濟觀察報提供的數據,從噸鋼綜合能耗上看,中國鋼鐵行業從1978年的2524千克標煤已降至2019年的553千克標煤,行業平均單位能耗和排放強度已經躍居世界先進行列;越來越多的鋼廠已達到國家超低排放標準,或正在加大投資盡早實現超低排放。

      2005—2018年,重點統計鋼鐵企業噸鋼耗新水由8.6噸下降到2.75噸,水重復利用率由94.3%提高到97.88%;噸鋼外排廢水量由4.71噸下降到0.74噸,下降了84.3%;噸鋼二氧化硫排放量由2.83千克下降到0.53千克,削減幅度高達81.3%;噸鋼煙粉塵排放量由2.18千克下降到0.56千克,削減幅度為74.3%。部分特別排放限值地區與沿海鋼鐵企業實現廢水“近零排放”,目前全行業正在全面推進超低排放改造,排放強度已經處在全球先進行列。

      來自行業并購機構人士彼時亦曾向經濟觀察報分析認為,從全生命周期看鋼鐵冶煉的能耗與排放,鋼鐵其實不失為相當環保的材料,“因為它可重復可利用,目前找不到一種比鋼鐵的性價比更高、同時能耗也更低的材料,但現在的問題是只看局部,而就這個局部本身,也已經有了很大的改善。但一旦列入某個類型,某種意義上企業就等同于進入了‘黑名單’。從企業經營的角度看,黑名單使得各項運營成本都大大提高,企業和行業發展由此受到很大的限制。”

      上述人士傾向于認為,產業政策在原則上“宜疏不宜堵”,如果說在過去高污染高能耗的年代,“兩高一資”政策尚存合理性,時至今日,政策環境已經發生了明顯的變化。在一個存量的產業中,并購重組是優化資源調整的最佳方式,也是以市場化的辦法解決“兩高”問題的根本路徑,“兩高一資”政策在實踐層面曾一度加劇了產業并購的難度,這恐怕并不利于產業鏈的優化和資源配置。(經濟觀察報)

    广东11选五开奖